FC2ブログ
It's just a world of Silenc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30分鐘Club]什麼?紅了?——即使阿九被紅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第一次參加(捂臉
結果我果然是最短的嗎囧!





[30分钟Club]什么?红了?——即使阿九被红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军团活动——


第三届30分钟Clud变态练笔活动

题目:即使阿九被红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题材:阿九被红了
字数:500字↑

参加者:嫣然,千,樱,泉,阿九
时间:2010年4月21日


→→→→→→→→→→→→→→


即使阿九被红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妈咪说,这个世界充满温柔。
——by 二等兵 和果子


文/airsora
字数/1426字
时长/33分钟

One
春天,是新生的季节,同时也是…发春的季节。

静静合上看到一半的书本,军医雾希里斯微微皱起秀丽的眉,不远处有喧哗的人声传过来:
“亲爱的,你要相信俺是爱你的!=3=”
“去死。”
一声清脆的枪声过后,世界恢复了安静。

轻轻的呼出一口气,雾希里斯拿起手边的书籍,站起身来,细心的拍掉白大褂上沾上的灰尘,正准备回去研究所的他却不经意踩在了某个软绵绵的物体上。
“唔嗷!”
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从脚底传来,于是他低下了头,某个沾满了血红色液体的物体正被他踩在脚下,然后慢慢的,那个物体伸出了一只仿佛是手的东西扯住了他的衣角:
“军…军医大人……救…救俺…………”
原本就微微皱起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雾希里斯扯了下衣角说道:
“放手,你弄脏我的衣服了。”
“才、才不要!救救俺吧军医大人囧,再这样下去俺真的会在不知道某天某时被亲爆头失血而死的呀!俺明明是司令啊囧!为什么俺每次都要被爆头啊囧!……啊哦!你居然又踩俺囧!……”
“我看你还是满精神的吗?”轻轻的,雾希里斯笑了,灰的瞳孔却微微缩细,“好吧,既然这么不想死那么我就帮你一把好了。”说完领起某不明物体开始研究所方向拖。
“唔哦?……诶诶……军医大人你要把俺带去哪里?”
雾希里斯回头轻轻一笑,笑容温煦无害:“还用说吗?当然是去我最爱的研究所和我度过美好的下午茶时间。”
“囧?!……不要!俺才不要被拖进那嘛嘛的小屋被改造啊啊啊啊啊啊——!!俺、俺还有事……俺、俺……为何俺的四肢使不出力气!……”
“死心吧,刚才我已经顺手给了你下了可以麻倒三头亚洲象的麻醉药了,分量很足不用担心。”
“OHNO————————————————————!!”

Two
春天,是复苏的季节,同时也是…睡觉的好季节。

“啊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米亚睡眼朦胧的向着自己房间的大床摸去,“唔…艾瑞也真是的,明明那点事情交给人事部就好了吗…非要扒我起来,说什么那是外交部的权限内…那种小事明明…就不用在意…………的说…………”
话音未落,米亚已经顺利倒在了自家舒服的大床上,抱着伊芙琳新送的巨型贴着她本人照片的抱枕进入了梦乡。

然后,悉悉索索的,有什么从米亚的床下爬了出来。
“呼——”擦了擦头上混着了红色液体的汗水,依旧被血红色液体覆盖全身的不明物体长出一口气,“终于…俺终于躲过了那个可怕的军医了啊囧!……咦,虽然说刚才慌不择路躲进了这里,可是这里是……?”
人形物体搔了搔似乎是脑袋的物体,环视着四周,然后他发现了正躺在床上睡的香甜的米亚。

“啊,这里原来是米亚姐的房间啊……诶呀,米亚姐真是的,睡觉也不好好盖被子,胸口全露出来了呀……俺得给她盖上被子……被子被子……”
“嗯哼,我不过是出去了一段日子,司令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嘛~”
“唔?……啊啊伊芙琳你回来了啊囧,俺……”
“多说无用,受死吧!”已经不知何时将腰间的便携式火箭筒拿在手上的伊芙琳对着人型物体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发射键。

“HONO————————————!!!”

Three
春天,是一个绿色的季节,同时也是…一个充满红色液体的季节。
——by 艾瑞苏娜

Four

今天,阿九叔叔又向着诺菲叔叔表白了。
今天,阿九叔叔又被诺菲叔叔用手枪爆头了。
今天,阿九叔叔据说把爸比的衣服弄脏了。
今天,阿九叔叔据说因为被诺菲叔叔拒绝太伤心于是想偷袭米亚姐姐。
今天,阿九叔叔据说因为想偷袭米亚姐姐被伊芙琳姐姐发现轰飞了。

妈咪说春天是一个绿色的季节,同时也是一个充满了阿九叔叔体液的季节。
阿九叔叔的体液是红色的。
妈咪说阿九叔叔一直被大家温柔爱着。
阿九叔叔是被世界之神温柔爱着的宠儿。

于是结论就是,阿九叔叔红了证明了这个世界是很温柔的。

——by 和果子的日记。


完。





即使阿九被红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文/satteas
字数/2235字
时长/46分钟

弓手小千正在费力地用箭戳死一只小怪,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刺耳的惨叫。

啊啊,又死了吗。
她这样想着回过头去,前方的小丘上歪倒着一具乎乎的尸体,旁边牧师嫣然正在慢吞吞地唱复活。

小千快步跑过去,瞅着地上的尸体。连人带衣服被烧得漆漆的一团,一看就知道是刚遭受火法蹂躏,而且看这效果,大概出自高级火法的手笔。

“阿九到底为什么老是被人开红呢……不过这人手法真不错,烤的又嫩又焦呢。”
战士来福这样说道,小千仔细一看,他手里竟然正扯着一块肉细细咀嚼着,再回头一瞧,阿九肩膀上明显少了块东西。真、……真不愧是属狗的,小千心理感叹着。

这时候嫣然的复活总算是唱完了,只见一道白光从阿九身上亮起,几只小天使欢快地围着他绕了几圈,倒下的小牧师终于重新站了起来。

“我靠!来福你干什么!痛死俺了!”
“反正你都死了,不吃白不吃。那点小伤你自己唱个治疗不就好了吗。”
“…就算是尸体也会痛的啊!”
“诶?真的吗?抱歉,我从来没死过所以不知道。”

这样一番对话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大概今后也依然会持续吧。小千叹了口气,看着面前乎乎的小牧师用异常生疏的口吻唱着治愈。他刚刚找大牧师嫣然——至少比他要大很多——求助,可是却被赠予了个女神之白眼,于是只好用自己那已经快空了的蓝结结巴巴地唱了起来,旁边的小法师樱樱冷着脸扔了句,白痴。

这是他们几个开始玩这个游戏的第三天,除了拖人进游戏的(相较阿九)大牧师嫣然之外,其他人都是不到20级的小号。本来有了(相较阿九)大牧师嫣然之后就不需要医生了,可是阿九却吵着闹着非要练个小医生号,原因是医生都是被人宠着的,比较好混。其他人想着反正他练啥[系统自动屏蔽]都是废柴[/系统自动屏蔽]都无所谓,所以也就由着他去了。可是,意想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开始游戏不到三天,小牧师阿九的仇人列表就已经达到了上限。

最初是在新手村,一位路过的法师放了个群攻。当时阿九正在旁边挖草,忽然漫天陨石砸了下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噗通倒地。

法师慌慌张张跑过去,一脸尴尬“抱歉抱歉,我忘记关PK模式了。可是真奇怪啊,新手村里应该是没法开红的……啊,我没有复活道具,可以请你自己去复活点吗?”

可怜的小牧师阿九只好委屈地跑去了复活点,事后经由(相较阿九)大牧师嫣然确认,新手村的确是没法开红的。那么阿九为何会死?这也许只能问系统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依然是在新手村,阿九自己做任务时看见又有法师在放群攻,这次他学乖了,立刻撒腿就跑。可是还没跑出两步,忽然背后一热,他又白了。

“啊……对不起,我切错怪了。不过为毛会切到你的……新手村应该是……(后略)。”
这个路过的法师童鞋很明显的也没有带复活道具,可怜的阿九只能再一次的回去复活点。在此之后他又遇到了数次误杀。不知不觉间,竟然发展出了一个风潮来。

“那个据说在新手村里也能杀的小号就是你吗?别跑给我杀杀看……喂!别跑啊!”

鬼才站着给你杀啊!阿九这样想着拼命地往前跑。可是无奈,连个坐骑都没有的他怎么跑得过人家全身加护的大号,通常不到10秒,他依然得普通倒地。

被法师、弓手之类的群攻职业误伤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连战士这种一个群攻都没有的人也要追着他杀啊。阿九的疑问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就又出现了。某一天,他被一个刚满30级的小牧师用神圣之锤敲死在了稻田里,温柔的小MM朝着他羞涩一笑,“对不起,我刚刚学了复活……可是找不到尸体,所以……”

好吧好吧,死就死吧,反正他也死习惯了。至少这次不用自己跑复活点了。他刚这么想着,就看见小MM发出了“疑?”的一声。

“啊…真的很对不起,初级复活好像只能拖20级以下的人。”
阿九抬头一看自己等级,不多不少,刚好21。

诸如这般那般的被杀事迹实在是太多了,阿九的装备早被杀得全部通红透亮。到了后来,他干脆不穿装备了。一身乎乎的四处果奔,这种行径更加强了他的被杀几率。

“呀!老公!那边有个小号在裸奔!好羞人呀~~”
“什么!竟然有这种人!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你…、你你你竟然让人家看到这种东西…呜呜呜,人家嫁不出去了啦,受死吧!”
“我们是马赛克城城管大队的,鉴于你的行为有碍风化,我们将代表马赛克协会对你进行制裁!”
“竟然让高贵美丽的我看到这么不堪入目的东西,你简直是对高贵这个词的亵渎……(略)。”
…………
………………
“代表月亮!惩罚你!”

从长篇大论到七字口头禅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情。到现在,杀阿九已经只需要一句“看你不爽”就行了。

小千正在回忆着过往,忽然那边刚刚唱完治愈的阿九又倒下了。她扭头一看,杀人者是个弓手,正站在高坡上,威风凛凛,衣襟飘扬。
“不要感谢我,为民除害是我的使命!”
帅气的弓手留下这样一句话,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飘然离去,只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小千望着那个背影,竟然痴了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阿九到底为什么一直被开红呢?医生不是很受欢迎的吗?”
“谁知道呢……不过,杀阿九需要理由吗?不需要理由吗?”
“大概……因为他是阿九吧。”

一直很沉默的樱樱这样说道,众人顿时恍然大悟。的确,因为他是阿九,所以不管他选了什么职业,他依然会被开红。

不过,这都没啥影响就是了。
小千摸出弓来吃力地戳着小怪。她不会放风筝,所以只能远射几下,到最后都变成和小怪拼血量。但是刚刚山坡上那个弓手可是一招就秒了阿九的,那模样真是要多帅有多帅。她瞥了眼倒在地上的阿九,幻想了一下自己将来杀他的模样,不由得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微风拂过模拟大陆,金灿灿的稻田如波浪一般抖动着。小千终于戳死了那只偷吃的老鼠,愉快地拔下鼠皮去交任务。

那边厢,阿九还躺在地上,眼巴巴地等着嫣然唱复活。





即使阿九被红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文/ayin
字数/828字
时长/45分钟

——阿九被红了。

五个小学日常用汉字连在一起,就组合出了一句意味不明的句子。据说消息的来源是最最最最最美丽的艾瑞苏拉女神,虽然也据说她在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后歪了一下头,用一如既往的语气说,“啊啦,我刚才说了什么吗?”
然后众人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司令的房间,床上光溜溜的京司令配合门被撞开的声音扭了一下腰,露出床单上醒目的一块暗红色。

“……啊嗯……俺还要嘛……”
“汪。”

完全卷到了一边的被子里传来一声熟悉的狗叫。来福从被子里钻出来,嘴里还叼着一根已经被口水弄得湿嗒嗒的事后烟。
于是——不出一分钟,所有的人都明白了女神那一句神谕的意思。


阿九被红了。


那是街巷里流传的童谣。一般来说童谣总是要跟点血色的真相才显得有内涵,所以这首童谣也红了。
……不过这个和这故事完全没关系就是了。


“……你们今天都干嘛了?俺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即使你走向了歧途我们也不会嫌弃你的,是吧诺儿?”
“No。今天开始我叫No桑。请叫我No桑。No。”
“爸比诺叔他坏掉了。”
“果子你还太小不要看。”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即使是这样--

“这不是……你的错。”

——他们也绝对不会轻易地放弃自己的伙伴。

艾瑞苏拉微微地笑着,简单的言语就像是暗里阳光的救赎。那光铺满了罪人的心,让千日的冰雪也得以融化。
军团的人们——伙伴们擦着自己的眼角,重新伸出了手。

“大家都还是喜欢你的哦。”
“……你最喜欢吃的东西,我那里还有好几包呢。……你不要的话我扔掉了。”
“哥哥你果然是个傲娇。”
“滚你的傲娇。”

——世界很温柔。

“所以……没关系的哦?和平常一样也……没关系的哦?”
“汪。”
“早上好,……来福。”


“……搞了半天你们都是在对来福说吗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来告诉俺啊啊啊啊啊啊诺亲你快告诉——”
“No。闭嘴。No。”

砰。
一声枪响让世界恢复了流淌着温暖的安静气氛。

来福在很多个小时后,一边啃着自己最爱的骨头一边用爪子在地上写字。

世界很温柔。
大家很温柔。
汪。

然后——在想了一下后,它又悄悄地写了一行小字。

虽然我只是打翻了番茄汁而已。
汪。





即使阿九被红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文/gin
字数/1456字
时长/15分钟

在跨年初夢的時候,阿九在夢中提取到了一個訊息。
如果這一整年不小心穿上了一整身紅色的衣服后,將會變成印度洋西岸特有的“美國草莓”。
這是一種紫色偏紅的肉食小魚。因為它們那豔麗的身子在加了海鹽的藍色水箱中遊弋的樣子非常可愛,所以受到現在許多女生的追捧,作為一種寵物魚在市面上流行。

雖然這個夢聽起來很可笑,但是阿九決定相信它。
他開始清理自己的衣櫃。
當然,他對於紅色並不是抱持著討厭的態度,但也絕對說不上喜歡。與同班有潔癖的泉公主來說,比起一櫃子都是藍色的衣服,他對自己衣櫃里的五彩斑斕相當滿意。

新年會的時候,家裡舉辦了一場小型聚會。
父母在那一日非常執意的要他穿上一整套紅色的改良版中國裝。旗裝不管在哪裡都很流行,只是不知道爲什麽被外國人稱為唐裝。改良版的男式中裝其實原版是旗裝的馬褂而已。
那一天阿九很猶豫。因為他不想在新年會里掃興,但是若自己遵從父母的意見,那就是違背了初夢的原則。
這樣吧。他把中國裝的紅色緞面翻了過去,外面是裡邊的色棉層。至於褲子,他在外面套上了一條運動褲。
雖然父母的臉色看上去很糟糕,但自己也沒有說不穿,並且沒有打破初夢說的不能穿一整身紅。
新年會總算圓滿結束。

學校規定星期一必須穿校服。
這套校服很不幸的是一身紅。
阿九苦惱著要怎麼避過週一的晨會,如果違反了學校規定,他的學分將會不保。
無論如何,新年會的方法是不能再來一次了。
只要不是全身紅就可以了吧?阿九在晨會上做了一個大膽的舉動:他把校服的拉鏈敞開并脫掉了一邊袖子,并把兩條褲腿卷高至膝蓋以上。
時值二月。他不小心露出了裡邊的棉褲和毛背心。雖然被罰以衣衫不整繞操場三圈,但阿九的屢教不改讓班導很頭疼。心理輔導員詢問過後,告訴班導:他說那身衣服像一隻煮熟的蝦子,所以很討厭。
第二學期的第二個月,該校換了新款的校服。

文體月來了。
阿九的班級決定演話劇。
大家對角色的爭搶導致最後只能用抽籤決定。阿九抽中了扮演道具:紅木椅子。當他看到了演出服的時候,他覺得那個負責道具製作的人實在是太失職。那不過是一套深紅色的運動服而已。而他是絕對不能穿一身紅的。
阿九借來了棕色的馬克筆和一些色的廣告顏料。
最後的出台效果並不是很好,但至少“紅木椅子”有木紋。這倒是挺不錯。
阿九蹲得腿都累了。
不過幸好在演出幾天前看到演出服,否則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安心的蹲著。更幸好的是他不是演彩虹中的紅光。他看著彩虹紅同學在努力的彎腰,為他的認真感到欽佩。

然而如此聰明的遵守著初夢警告的阿九,還是不小心紅了。
那天他經過正在裝修的滷菜店,店門正在刷紅漆匾額。但他不小心的被潑了。
是的,那其實還不到達“一整身紅”的地步,但後來他因為過馬路的時候走了人行道,被看不到人行道的本田款車型撞倒了,於是出了點血。
似乎血量不是很大,很可惜的是還是達到了“一整身紅”程度的百分之八十七點九這樣。

於是阿九很不幸的變成了美國草莓。
並且不是出生在家園印度洋的美國草莓。

這個女孩子相當可愛,可是她卻喜歡把指甲油塗到阿九……噢不,她新買回來的美國草莓的身上。她似乎打扮這可愛的小東西上了癮。
“嘿。親愛的。”
她把塗完的阿九……噢是美國草莓,丟回了魚缸裡。然後臉貼上了魚缸。
“下次來嵌點閃片上去吧?嘿,你真可愛。”

已經變成了美國草莓的阿九當然聽不懂她的話。何況傳話的截止被球星玻璃缸隔開了。因為魚是在水裡說話的啊……是這樣吧?阿九看著魚缸前那覆蓋著橙色潤唇膏的嘴巴。
真是糟糕啊。阿九想。身上被指甲油燒撩得很難受。
週四的期中考怎麼辦呢?

女孩子撒了魚食。美國草莓很自然的在水裡仰著頭去吃。
“希望不會胖死你才好。我第一次養魚呢。”





即使阿九被红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文/nopherier
时长/1867字
时长/43分钟

“说起来,好久不见京司令了呢。”
在军议大会上,主持人艾瑞苏娜中佐忽然这么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依旧柔软甜美,丝毫不见应有的焦虑。不但如此,连场上诸君也全都是一脸的无所谓,自顾自地继续阅读手上的机密文件。

最近首都出了一个奇怪的事件,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出现被挖去双目的可怜尸体。至今已有9人遇害,案发现场惨不忍睹。这事情本来该由下边的防卫军去管,可惨案却愈演愈烈,逼得最高权力办公室也只能亲自动手了。
当然了,一般来说,这帮人都不会用心去处理这种正经的事的。会议开始不到10分钟,阿草已经开始擦桌子,米那趴在资料上呼呼大睡,和果子甚至开始兴致勃勃地折起了纸飞机。

在这个时候,女神一般的存在——艾瑞苏娜又一次微笑着提起了某个人。
“京司令到底跑哪去了呢?这种时候他不在还真是麻烦,本来只要让他这个‘神之子’搞定这种麻烦的案子就行了呢。害我们都要聚在一起讨论这种东西,真麻烦啊。”
一般来说,无论气质还是品味都是上上等的艾瑞苏娜是不会当着大家的面做出这种抱怨的,而且还连呼了三个“麻烦”,由此可见京司令究竟多么重要。
“就是呀,真是的,怎么会这样呢~没想到阿京居然是这种不负责任的人~妈妈不记得有养过这样的孩子的说~~”
检察官莎提亚斯嘟着嘴,生气地把文件甩到了桌上,顺手抱住了隔壁的艾因教官。
“艾因~干脆你去当诱饵把杀人犯引出来吧~”
“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种事一般都是京司令做的吧?”
“就是因为阿京不在所以才找别人去做呀~”
“不对,这种时候难道不是要先把司令找出来吗?——毕竟这种事一般都是京司令做的啊。”
艾因稳如泰山地做出了最恰当的发言。他一向以“团内唯一的正常人”自傲,但他却没有发现,这种发言本身就已经很有问题了。

幸运的是,大家也都是怪人。

艾瑞苏娜温柔地点点头,起身把身后的白板擦干净。很快“连续挖眼杀人犯调查本部”的字样尽数消去,取而代之的是“笨蛋司令搜寻会议”几个鲜红的大字。
“说起来,京司令到底消失多久了?——阿草,你知道吗?”
“咦?最后一次见司令,好像是来福溜他的时候吧。”
“具体是什么时候?”
“嗯,很久以前了呢,来福换发型之前的事了。”
“咦?!来福换过发型了?!”
莎提亚斯惊讶地叫了起来,下意识地往正趴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白狗看去。是的,无论怎么看,那也是跟以前没啥两样的白团子。可是,格勒斯却兴奋地大声解释道:
“是啊!大家都没注意到吗?!看来福耳朵上的毛,不是比之前的短了吗?我看天气热了,就给他修剪了一番,变得相当潮流吧?”
“阿草,你还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吗?”艾瑞苏娜笑着继续问道,脸色丝毫未变。
“……啊,哦,那天来福带他去了观光名胜‘扎死你啊一地都是刺猬盆地’,回来的时候京司令就头破血流地被送去医务部了。”
“咦?是这样吗?雾希?”
“啧,我才没有给他打什么奇怪的针呢。我才没有。”
“雾希,我好喜欢你。”
“可恶我老实说还不行吗!我坦白就好了吧!——是啦!我给他打了一针新药,就把他丢到路边去了啦!参谋长还帮我把他拖出去呢。”
“………………花心萝卜,该死………………”
“可是大佐,你把那个混蛋拖到哪条巷子去了?”
“……大概是二番街的垃圾桶旁边,好像……”

二番街?
艾因忽然想起了什么,翻了翻手上的资料。
连续杀人案的第一宗,就在二番街。尸体是一名路过的宇宙海盗。正策划掠夺火星某宇宙码头的他很不走运地被人杀掉了。深信自己是唯一一个把整份资料看完的艾因,踌躇着是否该说出这件事。
就在这时,一阵可爱的闹铃响了起来。居然是抠男的主题曲。

和果子举起手。
“妈咪!银他妈Z要开播了!我可以去看吗!”
“嗯,可以哦,果子乖,快去吧。”
得到许可的和果子牵着雾希里斯的手,蹦蹦跳跳地离开了会议室。
伊芙琳跟着也举起手。
“艾瑞苏娜中佐,我跟米那约好了要去约会了。可以先离场吗?”
“哦,可以。去吧去吧。”
得到许可的伊芙琳拖着沉睡的米那,也离开了。
莫利安娜举起手。
“中佐大人,我忽然想起有本书到期该还了……”
“哎呀这可不得了,快去吧快去吧,不然就要付罚金了。”
得到许可的莫利安娜面不改色地步出会议室。
艾因心想再不说人就该走光了,正想要开口,他身旁的莎提亚斯居然整个跳起来,还高高的举起了白皙的小手。
“女神女神~~我也~~~”
“嗯拜拜。”
“咦?等一下!咦??”
被莎提亚斯揪着领子的艾因悲剧地挣扎着,却在对上诺菲利亚参谋长冷漠的视线后安分了下来。

很快,会议室里只剩下秘书长中佐。
粉红的美女最后看了一眼白板。上面有一排刺眼的红字,那是今天的主题……大概?

——笨蛋司令搜查会议。

“哎呀哎呀,今天也很和平呢。”



完。(咦?)
即使阿九被红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这是SG吗(……)



→→→→→→→→→→→→→→

~【一句话感想时间】~

嫣然:阿九去死(诶?!
千:靠这么网游的文竟然只有我一个人写网游吗阿九快去死(诶
泉:其实我真的很喜欢NO桑的捏他还有阿九去死(咦
阿九:[马赛克处理]選題的你才要……那啥啊![/马赛克处理]
樱:可恶只有阿九你的是繁体字啊真让人火大!!


→→→→→→→→→→→→→→

おまけ
【本次题目是如何产生的?】


千:即使如此世界也是温柔的
樱:最初的红

阿九:即使温柔XX我也会红 or 即使我红了也相信世界是温柔的

嫣然:即使阿九被红了世界也是温柔的

【结论】
阿九你丫就是自找的……(喂)

別窓 | 結び目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腐問卷]其實我只是很閑... | The Altar of SILBE | [waltz]傲嬌乙女與性騷擾大叔>>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The Altar of SILB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